第13章(1 / 2)

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

  丁颂见他情绪低落,故意换了个话题哄他开心:“季总,您那件衬衣肖誉穿太大了,我说给他买件现成的,他没要……刚才穿着您那件浅蓝色的走了。”
  “知道了。”季云深挥挥手,想一个人静一会儿,“去忙吧。”
  肖誉一连请了好几天假,在床上足足躺了两天。他感觉不到饿,也不想喝水,困了更不敢睡,一睡着就回到了那间办公室,一闭眼季云深那张脸就在眼皮子里晃。
  就这么熬到第三天,方知夏看不下去了,拖着他下床吃饭,念经似的开导他大半天。
  其实他想了很多种方法去搞季云深,但无一例外被自己否决了。一是那些计划根本没可能成功,二是伤敌八百、自损一千不值得。
  季云深那天说,让他跟着他,无非是让他当个见不得光的情人。可他既没有惊为天人的样貌,也没有提供情绪价值的觉悟,更不能对季云深的事业有所帮助,季云深图他什么呢。
  他深知自己各方面都不是季云深的对手,并且这种局面无法在短时间内扭转。
  一个被敌人打得丢盔弃甲的士兵,最重要的是逃跑、保命,而不是沿路捡起破碎的盔甲。诚然,那盔甲是他的荣耀和全部,但和生命相比依然不值一提。
  他的处境和那个士兵别无二致。自尊心碎成渣了,但他现在更想自保,保护自己不再受肉体上的“摧残”。道理他都懂,可面对一个霸王硬上弓的男人,他打心底里觉得恶心。尽管季云深长了一副完美的皮囊,也抵消不了令人作呕的做派。
  他无意识刷着手机,看见了肖梦冉的朋友圈——躺在病床上的小女孩,他未曾谋面的亲妹妹。
  肖梦冉来找他的情景重现,他再次被良心和道德拉扯。
  十六岁那年他父亲去世,他和肖梦冉失去了一切,而他也被当作拖油瓶被送进了寄宿学校。肖梦冉鲜少看他,只在每个月的月初给他送些维持温饱的生活费。肖梦冉做什么工作、住在哪里,他一概不知。
  他觉得肖梦冉不爱他。而现在,肖梦冉竟想用他的一颗肾,去换小女儿的后半生,那他的后半生呢?肖梦冉想过他失去一颗肾会怎样吗?
  市三院门口停着一辆救护车,医护人员正把病人抬下来往里送,家属围在床边,着急忙慌地跟着跑。
  住院部比想象中人多,肖誉用肖梦冉的名字找到了“妹妹”——他还是来看望了。
  肖梦冉太了解他了,他向来是心肠最软的那个。但他不是为肖梦冉而来,只为一句“血浓于水”。
  透过房门上的玻璃往里看,4号床躺着的小女孩在中老年病患中格外显眼。女孩又瘦又小,身上一层小薄被比她本人更厚重,伸出来的一截小手也枯瘦得像条老树枝。
  他犹豫了一下,手搭上门把,只需轻轻扭动,房门就打开了。
  这时候,5号床的病人猛然抽搐起来,歪过身子往地上吐了一大口血,家属惊慌失措地按铃,医生护士立即赶过来处理,帘子一拉,里面人影憧憧。
  那滩血迹在4号床和5号床之间,衬得女孩脸色愈加惨白。
  病房门一开一合,4号床的女孩无意间探出视线,张了张嘴,冲他灿烂地笑了。
  他读出了唇形,那两个字是:哥哥。
  肖誉不禁后退两步。如果配型成功,他真的愿意为她捐一个肾吗?
  “阿晏……?”肖梦冉拎着暖水瓶出现在走廊,又惊又喜地望着他,“你、你是来——”
  “不是。”
  肖誉的声线很冷,不带情绪说话时有些不近人情,但他看见肖梦冉的脸时,情不自禁地放柔了声音:“来看我一个朋友。”
  5号床的病人似乎渡过了难关,护士们推着小车从病房里出来,肖誉退后几步让开路。
  房门再次关上,他对肖梦冉点头致意:“我先走了。”
  “等等!”肖梦冉叫住了肖誉,面露期待,“我搬回星微巷了,如果你愿意的话……就回家看看。”
  “嗯。”肖誉往病房里又看一眼,从肖梦冉身边绕开,头也不回地离开了。 ↑返回顶部↑

章节目录